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安徽白癜风能治吗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20 16:34:13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安徽白癜风能治吗,济宁根治白癜风的中医,广灵白癜风医院,河南如何治愈白癜风,潍坊白癜风早期病因,鱼台治疗白癜风的医院,协和医院白癜风好的专家

原标题:阿拉屋里向和老师有缘

阿拉一家门有四个人当过老师

山 山

说起来,老师这个职业似乎和阿拉一家门很有缘,屋里向除了爷爷和我外,居然有四个人当过老师,分别是奶奶、母亲、父亲和哥哥。

奶奶算是阿拉屋里向最年长的教职人员。奶奶解放后被组织安排进虹口中学工作,一直工作到1970年代初光荣退休。我印象最深的是每年教师节学校都会派几个学生来奶奶屋里向慰问一下,主要是帮忙打扫卫生什么的,奶奶很是感谢。小时候我不懂事,曾问奶奶一个很幼稚的问题,“你这个老革命怎么没有在学校当领导呢?”阿奶回答说,自己参加革命时文化程度不高,感谢党给自己一个继续学习的机会。现在想来,解放前很多妇女都没有受过教育,连大字都不认识几个,奶奶这番话应该是发自内心的。

母亲算是“半道出家”的老师,不过任教时间却是最长。母亲原先在某国企财务科工作,后来为了我和哥哥的教育大计,在我刚读小学时申请调到一所大学,这样她就可以有充足时间来管我们学习,还有两个假期。想来也是蛮感谢母亲,为了照顾我们兄弟俩,自己放弃了提干机会。母亲其实具有丰富的教学经验,在国企工作时,她就受邀去学校为很多企业里的干部上课,我有时会跟着母亲去学校上课,一个人坐在教室一角,看那些年纪很大的干部像学生一样抄笔记,那时候国企受过专业财务训练的人很少,所以大家都是如饥似渴地学习。进了大学,母亲接触的都是年轻的学生,教管理学专业的会计课程,很多学生毕业后还一直记着她。印象最深刻的是直到现在,还有学生给她送自己公司培育的有机蔬菜。比较惭愧的是,我自己读大学时财务专业课是最差的,看到那些数字就头疼。

父亲也曾当过老师,那是他调到单位的教育科后,在厂附属学校(现在是一所重点职业技术学院)负责青年职工的技术课程,从“严工”变成了“严老师”,父亲那时也高兴了一阵子。不过,父亲任教时间不长,具体原因阿拉也不晓得。据母亲后来剧透,好像是我父亲口才不行,压不住厂里那帮子小青年,毕竟当老师不是光会画图纸就行的,所以做了几年老师,父亲又主动申请调回技术科去研究舰艇的照明问题了。母亲时常会调侃父亲,“侬脚劲没我好,嘴巴也没我来赛,等歇吃好饭侬去汏碗。”

哥哥也当过老师,当年,因为学习成绩优异他被直接保送华东师范大学,那时候师范生的最大好处是免学费。毕业后,哥哥分配到一所中学当英语老师,我记得他每天一大早就要去学校,还要自己刻考卷。那时候中学老师工资低,每个月才几百块,哥哥出去轧朋友囊中羞涩,于是提出要辞职。母亲当然不同意,因为师范生和学校有委托培养协议,如果工作不满7年辞职要向学校赔偿违约金,大约是几万块,这在90年代也算是一大笔钱了。哥哥还是坚持要离开学校,赔了学校钱以后买了一个自由身,后来去外企当了销售,工资是高了许多,不过跳槽也越来越频繁,几年里面换了好几家公司。

至于我自己,虽然没有选择教师职业,却也当过半天老师。我曾在东方广播电台实习,有一趟去学校报道新老师上课。那个年轻的女老师大概是缺少经验,在讲台上居然怯场了。因为节目要现场录音,我走上讲台客串了一番老师,把同学们的气氛调动了起来。中午吃饭的时候,校长对我说,“我觉得你比她更会当老师,干脆你来我们学校吧。”其实母亲也一直希望我选择在学校工作,像她一样当个老师,我笑着婉言谢绝了,因为当时觉得在媒体工作比在学校风光,福利待遇也好一些。大学毕业后我进了报社,利用工作之余,考了一张培训师职业资格证书,自己也编写了一套沪语教材,后来还受邀去给一些单位上过沪语课,也算是圆了母亲对自己寄予的半个老师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济宁白癜风主要症状